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九章 二小姐,求求你救救我们家夫人(1/2)
好一个娇娇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他们也不见得有多忠君爱国,只要有全珣在的一天,就挡了很多人的利益,不过是借着一个正大广义的名头,将自己的龌龊心思光明化。https://全珣仿佛看完了他哥哥的一生,难怪偶然幸了崔翠,他能不带一丝情感地离开,还惦记着远在京都的夫人和孩子,他分明从崔翠身上,看到了他生父戏剧性的过往,猛然重走生父的路,他感到厌恶。

  所以崔翠从来不曾得到他的欢喜,而崔翠还为能给这么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生育子女感到高兴。

  思绪扯远了,全琮望着跪在地上的三王爷,悠悠说了句:“听说我哥哥死时,身上雪都快流干了。”

  三王爷瑟瑟发抖,不敢再说什么,只一个劲儿地用眼神向嘉庆帝递眼色,请求宽恕。他已经隐隐有种预感,不脱层皮,今天走不出这个大殿。

  嘉庆帝冷笑一声:“孬货!”宣德侯府再不把朝中这些人放在眼中,此事也是嘉庆帝自己授意了的,他这些乖乖巧巧的儿子倒好,非要去边地插上一脚,为了什么呢?“放到狱中,听候发落。”嘉庆帝冷言道。

  三王爷慌了,扯着一把泪跪行到嘉庆帝面前,哭着喊着:“父皇,我是无心的啊,我是无心的!”

  “无心你的手怎么伸得这么长,伸到了边地去?”

  “父皇他,六弟弟边地也有人,比我的还多,你怎么不去问他,他在边地安插这么多人干什么?”

  “那你呢,你在边地安插这么多人干什么?”

  “我是为了自保,六弟弟就不一样了。”到了这时,三王爷还没有看清嘉庆帝的圣心,还渴望嘉庆帝能念着一丝父子之情,对他从轻发落,却引来天子的雷霆大怒:“拖下去,打三十大板。”

  以往三王爷来都是威风凛凛的,哪曾想到,会被小太监们拖到凳子上打,顿时哀叫声响彻大殿,没叫几声,声音就偃旗息鼓了,嘉庆帝骂了一声:“没恒心的东西。”继而转头对六王爷容止道:“你不成器的三哥问你呢,你在边地安插这么多人居心为何?”

  六王爷容止冷汗津津地跪下去,都说圣心难测,他们这个父皇根本不许旁人揣摩圣心,但他能做全琮的同窗,受老夫子的教导,自然多几分急智,不慌不忙地说:“父皇您说什么,我听不懂。”

  嘉庆帝闻言,笑了,这个孩子能得几眼他的另眼相待不是没有道理的,皇子笼络边关戍从含义不是不言而喻吗,就是想有朝一日对皇位多些筹码,甚至不惜兵戈相见,三王爷笨得只会说,你看,我弟弟还不是一样,你生的所有儿子都巴不得你早点让出那个位置,都私下里养兵以备不时之需,容止说——父皇你说什么,我听不懂,这般装疯卖傻式的卖乖还有几分让人听着心里不堵。容止在任何时候都表现出对他的尊敬,他的惶恐,没有因为他日渐衰老的身体,和自己日渐丰满的党羽而表露出异己之心,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