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七十二章 讲道理的事,怎能算是冒犯圣人【超大章】(1/2)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空白?

  血海底部,陷入了糟乱的大城废墟中,那群修罗族高手莫名其妙心态就崩了,又怒又悲、杀意难定,行为越发疯狂……

  李长寿趁乱摸鱼,用太极图融过此地重重阵法,悄悄闯入了大城之下。

  但当他小心探查下方情形时,也不由微微皱眉。

  下方只有灵气化作的云雾,除此空无一物。

  就如同九天之上的虚空,血海底部再向下探寻,同样也会是天外虚空。

  判断错了?

  李长寿身形迅速下沉,快速远离头顶的大城。

  那些修罗族高手,大城废墟中复杂的阵法布置,大城下方的这般情形……

  仿佛都在努力证明,此地不过是一处陷阱,被李长寿借后土娘娘七情化身之力,轻松破掉的陷阱。

  琉璃宝塔内,众道门高手此时都在沉思。

  金灵圣母道:“很明显了,此地要么是针对长庚师弟的一处陷阱,要么是吸引咱们前来的箭靶,声东击西。”

  “嗯……”

  赵公明抚须轻吟,斟酌了一下字句,用低沉醇厚的男低音道:

  “咱们接下来,该去哪方找寻?”

  突出一个沉稳有力,上流优雅。

  金灵圣母答曰:“此时大劫将临、天机混淆,这血海又非四海,有异常之处数不胜数,也藏了不少实力强横的凶兽。

  想搜寻出西方教立第二轮回之地,绝非易事。”

  太乙真人双手揣在袖中,笑道:“有长庚在,咱们与其担心这个,倒不如担心稍后七情化身再失控该如何应对。”

  玉鼎真人闻言眉头轻皱,低声道:

  “师兄,怒之化身已回了草环,可否先在贫道身上下来?”

  “嗯?”

  太乙真人低头看了眼,尴尬一笑,自玉鼎真人左肩跳了下来,抬手扫了扫玉鼎真人的肩头。

  “一时情急、一时情急。”

  多宝道人提议:“要不,咱们分开搜寻?”

  “大师兄,咱们定不可分开。”

  云霄道:“方才大德后土已说过,此前是圣人出手拨动了轮回大道,那圣人说不得,此时就守在要害之地。

  长……他请了咱们前来,便是为了应对这般情形;咱们若是分开,岂非会被西方教各个击破?”

  赵公明正色道:“大师兄,我二妹说的对啊。”

  “那还能错了?肯定是说的对!”

  多宝道人忙道:“刚才是为兄失言,出了昏招,师妹勿怪。”

  一旁太乙真人禁不住乐了,笑道:

  “咱们两教,各有教情在此嘛。”

  截教四位高手皱眉看去,太乙真人双腿微微一软;还好侧旁黄龙真人及时开口,笑着岔开话题,聊起了后续该如何应对……

  众仙讨论了一阵,都没有其他有效的办法。

  黄龙真人又问:“长庚师弟为何还在下沉?”

  “先别打扰他,长庚应该是在全心盘算后续之事,”赵公明道,“咱们总不能将这般重担尽数都放在长庚肩上,谁对血海了解多一些?”

  玉鼎真人突然开口:“出来了。”

  却是李长寿已冲出了那片纯净的灵气层,前方是一片漆黑的虚空;

  仙识无所阻挡、自行延展,李长寿只能感受到残缺不全的大道印记,以及虚空深处,那薄薄的、由天道之力凝成的天地之膜。

  按惯例,李长寿心底泛起层层感悟,被他暂时收起,回头再细细咀嚼。

  曾上九天,探手就可摘得日月星辰;

  曾下九幽,血海穷尽不过同归虚无。

  但随之,李长寿没有直接转身回返,反而是在空无一物的黑暗中盘坐了下来,静静思索,整理此时已掌握的讯息。

  对方当真是故布疑阵?

  【当无法确定自己在第几层时,要么站在每一层,要么就跳出来。】

  此时西方教估计已在建造轮回场所,定不会给自己太多时间,去站在每一层、探寻每个可能之处,分析每一种可能出现的概率。

  只能试着‘跳出来’。

  虚虚实实、实实虚虚,虚实不定,方成遮掩。

  抛开自己主观推测、推断、构想出的那些讯息,自己现如今真正掌握的‘实’,都有什么?

  【西方迫切需要通过香火神国、再开轮回,挽回在这次大劫中的颓势。

  轮回大道有所震动;

  血海修罗一族明显知道西方教要在血海再开轮回之事;

  自己一路探寻而来,找到了‘震源’,感受到了圣人道韵;

  七情化身之力对群战十分好用……咳,这条不重要。】

  如果只根据这些讯息得出结论,这‘震源’之地必是最关键之地!

  将这几条讯息稍加推导,李长寿立刻捕捉到了此间关键。

  如果这处大城只是陷阱,为何明面上只有修罗族高手?

  又为何,这些修罗族明显出现异状时,没有西方高手接应?

  解释不通。

  修罗一族自身并无太多业障,他们也在六道轮回中的三善道,或者说是上三道,是天道认可的大族!

  若非情形特殊,西方教众高手,又为何会放任这些修罗高手冲破废墟大城各处的阵法?

  这,就是破绽!

  李长寿缓缓站起身来,抬头看去,又将自身调转,头上脚下,‘俯瞰’血海。

  由近及远越发浓郁的灵气,漫天‘云雾’轻轻散散,‘云雾’之下的血海就仿佛暗红的土地。

  李长寿胸口缓缓浮现出阴阳太极图,心底低声叮嘱:

  “找寻此地乾坤是否有异样,有可能是圣人出手布置的乾坤禁制。

  尽量不要暴露咱们自身。”

  “嗯,”图老大淡定地应着,李长寿胸前的太极图虚影悄然消散,化作两缕阴阳气息消失不见。

  很快,李长寿心底浮现出了一幅画面。

  就在那废墟大城‘背部’,李长寿此前路过的某处,几座大阵互相遮掩之处……乾坤出现了微弱的褶皱,仿佛有一道虚掩的门户。

  李长寿的轻叹声,在琉璃宝塔内流转:

  “各位还请做好准备,应当有圣人在此地镇守。”

  宝塔中,除却云霄仙子面色如平时那般清冷,没有任何变化,其他大手子或是面露恍然,或是轻笑几声。

  又或是如黄龙真人,负手皱眉,努力观察着外面的情形……

  这是,又怎么了?

  ……

  保险起见,李长寿又多加了两层伪装。

  他不敢施展遁法、不敢扰动乾坤,凭借着太极图的遮掩,缓缓靠近乾坤异常之处。

  因七情之力之前就已收敛,‘正面’的大城废墟已再次安静了下来。

  一群修罗族高手,看着自己亲手弄乱的大阵布局,看着分布在各处的同伴尸身……

  他们疑惑、震惊、不安,紧绷起心神,守在那座废弃的大殿周遭。

  自始至终,修罗们连李长寿的影子都没见到,完全不知刚才为何会集体失控;甚至不少修罗高手还以为,自己是被大劫影响到了……

  修罗的劫难,就是要学会自尽?

  这些修罗众已是自顾不暇,此时自然不能指望他们,发现某‘去而复返’的天庭普通权神。

  太极图是先天至宝,且是先天至宝中最强的几样宝物之一。

  作为开天三件套,太极图本身已有莫大威能,自身又在不断‘变化’,尽演太极真意,单单是将它摆在面前,就能让炼气士产生源源不断的感悟。

  太极图主防御,其威能超过玄黄塔不少。

  与太极图齐名的攻伐宝物,便是元始天尊手中的盘古幡。

  ——盘古幡能射出混沌剑气,有盘古神斧之利,被圣人执掌,便有斩圣的威力。

  当然,如果让盘古幡去攻太极图……

  那就真成寓言小故事了。

  李长寿有个小优点,就是充分尊重自家至宝。

  此时,他根本不用自己微薄的仙力沾染图老大,一路全凭太极图自行把控。

  并努力不给图老大拖后腿!

  也因此,李长寿化作一只蚊虫,悄悄摸到乾坤存有异常处,靠着太极图溶开此地乾坤,从正常乾坤进入此地芥子乾坤小世界时……

  自身没暴露半分,乾坤也没有出现任何扰动!

  这道理其实很简单。

  洪荒推算之力排行中,太清圣人排首位,太极图排第二,各位圣人不知具体暂且并列第三,持有太极图的玄都大法师却只能排第四!

  且说这处芥子乾坤,确实称得上别有壶天。

  李长寿变化的蚊虫进入此地时,就仿佛闯入了一片狭长的峡谷,远远望去,隐隐看到了一座高耸的灰色宝塔。

  此塔高约千丈,有三百六十层,周遭盘旋日月星辰、周天星斗,塔身上刻画着万灵之影。

  此时,这座宝塔已点亮了底部的百多层,轮回大道贯穿上下。

  李长寿立刻有所明悟,这宝塔若是完全点亮,便会成为天道宝器!

  圣人手段,果真不凡。

  此处的芥子乾坤委实不小,宝塔离着自己最少还有千里远,左右两侧仿佛有两堵无形的墙壁,面前又有重重的阵法守护……

  凭圣人的手段,自是能将这处‘小世界’完全封起来。

  但这时,他们要让宝塔化作天道宝器,就必须与外界保持关联,与天道充分接触。

  “当心些,小徒弟。”

  太极图的灵念在李长寿心底响起:“前方有众多高手,躲藏在一层层的阵法中。”

  李长寿在心底答应一声,没有着急立刻向前,而是在琢磨一些……

  小思路。

  见到眼前这般阵仗,正常生灵的第一反应,自然就是要一步步闯过去。

  ——这几乎是绝大部分生灵的思维定势。

  李长寿却稳了一手,心底与太极图不断商议,推演是否存在其他破局之法……

  此时此地,其实已算是在跟圣人正面博弈,李长寿容不得自己有半分毛躁、急躁,也并不想真的去面对圣人。

  小命只有一次,前方幸福美满,他可不愿在此地折戟。

  而且……

  “咱们为什么非要闯进去?”

  李长寿在心底问着:“图老大能否破掉这里的芥子乾坤?

  只需扰乱此地乾坤,将那高塔暴露出来,此行足矣。”

  图老大立刻给了回应:

  “莫急,容我先细细查看一番……若要在圣人出手前破开此地,需找到一处阴阳均衡之所在。”

  靠谱。

  李长寿继续躲藏在芥子乾坤的门户附近,随时准备用自己的最强遁法组合溜人,风语咒这种‘被动接收’类神通都不敢施展。

  而此时的琉璃宝塔中……

  “哎?对方这般精妙的布置,长庚师弟是怎么发现的?”

  黄龙真人一脸费解。

  金灵圣母笑道:“此前不是说了?耗费心神之事,交给他就是了。

  你我此时当准备斗法,怕是要一路血战。”

  太乙真人赞道:“长庚不愧是三教公认法……术特别强的优秀弟子!”

  “师兄,”玉鼎真人衷心建议,“少开口吧。”

  太乙一阵讪笑。

  正站在塔窗旁的多宝道人奇道:“长庚动了……莫非是要一路潜藏到那高塔前?”

  金灵圣母道:“若如此,一旦咱们暴露行踪,岂不是腹背受敌?

  当一路杀进去才对。”

  “且看吧,”云霄仙子缓声道,“他定有周全的安排。”

  众仙各自颔首。

  不提与李长寿的交情如何,只是这一路看下来,他们就对李长寿多了几分谜之信任……

  就见,李长寿化作的蚊虫飞到第一层阵壁前,太极图在蚊虫之前现身,轻轻旋转。

  趁着大阵一不留神,李长寿顺利钻入其中。

  阵内存在幻境,李长寿闯入了一片雅致的林园,周遭是迷蒙雾气。

  一名青年道者坐在楼台边缘的蒲团上,身旁伴着一只青毛大狗,面前摆着矮桌与热茶。

  地藏?

  李长寿不动声色,按太极图的指点,朝下一重大阵的阵壁赶去。

  突然间!

  毫无征兆,地藏开口道:

  “水神既然来了,何不来与我谈一谈?

  我教并不愿与道门开战,三千世界也可与天庭画地而治,这些都可谈。”

  李长寿变作的蚊虫,瞬间僵在原地!

  宝塔中,八位李长寿请来的高手齐齐抄起法宝,站在宝塔的出口前,随时准备冲出去杀人灭口!

  但李长寿此刻无比冷静,心神高速运转,分析着种种可能性。

  他怎么暴露了?

  莫非是西方教圣人发现了自己的行踪,通知了地藏?

  不对,自己当真暴露了?

  稳一手,多等一阵,以不变应万变。

  首层大阵彻底安静了下来,直到片刻后,地藏再次开口,说的竟还是:

  “水神既然来了,何不与我谈一谈?

  我教并不愿与道门开战,三千世界也可与天庭画地而治,这些都可谈。”

  实锤了,有灵智的生灵,本质都是复读机!

  这个地藏……

  李长寿嘴角轻轻抽搐,心底并未完全放松,继续在原地呆着。

  这微小的、被太极图包裹的蚊虫,完美融于乾坤之中,随时可去乾坤之外。

  宝塔内众高手:……

  太乙真人摇摇头:“唉,又是一个心眼比头发还多的。”

  终于,李长寿又听地藏重复了三遍同样的话,才确定自身并未暴露,悄悄赶去了下一重大阵。

  琉璃塔内,多宝道人拿出两只海螺,故技重施,众人再次听到了地藏与他坐骑的传声……

  “主人别喊了,此地是二教主老爷布置的,水神再能也找不到这。”

  “外面已生了乱,却无敌踪显露,定是水神无疑了。”

  “主人你不能小觑道门高手啊,此前不是说,有几位道门高手已被水神请到了酆都城。”

  “我自不会小觑道门各位高手斗法的实力,只不过……”

  地藏话语一顿,左掌涌出少许火焰,将面前的茶水温热,继续传声:

  “能在此时就寻到此地的圣人弟子,唯有水神罢了。”

  随之,地藏再次开口,朗声道:

  “水神既然来了,何不与我谈一谈……”

  在地藏和谛听背后,一只蚊虫悄然钻入了大阵阵壁中。

  谛听耳朵轻轻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