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3章 合作研究(下)(1/2)
超凡贵族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托佛文沉默不语,房间内一时寂静,烛火在水晶灯罩里闪动,隔了许久,老巫师语气疲惫地说道:“我已经太老了,我的人生即将走到终点,已经没有能力再培养骑士血脉。”

  维克多笑了笑,语气轻松地说道:“奥古斯特阁下也知道自己才是最大的不平衡,当你们为几百年后的岗比斯帝国作出安排的时候,西尔维娅现在正为王族后族的政治平衡而烦恼。既然王族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应当主动拿出诚意,向西尔维娅证明,你们的确是拥护王族后族的政治构想,而不是故意麻痹人马丘陵。”

  “诚意就是最关键的魔药配方。”

  奥古斯特家族底蕴深厚,高阶骑士层出不穷,麾下有三公爵,四王候,她的体量比约克家族大出好几倍。南拓战略是金水城与鸢堡百年内展开合作的基础,而王族后族构想是岗比斯帝国传续千年的政治基础。但是,在实力悬殊的情况下,西尔维娅绝不会天真的相信鸢堡描绘的大饼,要知道,约克家族被奥古斯特打压了那么长时间,彼此的嫌隙不是那么容易化解的。

  西尔维娅在按照自己的节奏,完成约克家族既定战略。首先是提升约克家族血脉;其次是向奥古斯特表示雌伏;其三是依托岗比斯王国的力量,借助后族身份,在南大陆跑马圈地。

  简而言之,约克家族要趴在奥古斯特的身上吸血,壮大自身的实力,绝不能把家族的未来寄托在王族后族的政治构想上。

  就算鸢堡现在诚意满满,谁能保证数百年之后的鸢堡也一成不变?

  壮大实力才是家族发展的硬道理。

  戈隆侯爵并不担心西尔维娅的布局,如果奥古斯特需要依靠抑制领主发展,才能确保自身的优势地位,说明家族已经走向没落,又凭什么开创一个大帝国?

  鸢堡握有主君的名分,执行与人马丘陵相同的政策,约克家族壮大,奥古斯特只会变得比她更强大。

  当然,神灵骑士的血脉会威胁到奥古斯特的主君地位,但西尔维娅和维克多连孩子都没有,神灵骑士的血脉那来的影响力?而鸢堡现在就有了黄金血脉,相当于奥古斯特即将抵达终点,约克家族才刚刚起步。

  将来的事情留给后人解决,鸢堡的优势如此明显,奥古斯特的子孙还是输给约克家族,戈隆也无话可说。

  他现在最担心的是人马丘陵下一代守护者——兰德尔殿下把手伸向王国的南境家族。

  神灵骑士的寿命有限,维克多作为西尔维娅的伴侣,传奇阶的殿下,必然是约克家族下一代的守护者。如果他将一盘散沙的南部领主家族收入麾下,控制岗比斯金水河北岸的所有港口,那鸢堡唯有一战。

  因为维克多控制金水河的港口,既可以决定各家族运送多少士兵和物资前往南大陆。如果鸢堡不采取措施,要不了多久,三大公爵都有可能倒向人马丘陵。

  这就不是赢在终点线上,而是被绊倒在终点线前。

  为了确保王族拥有港口和舰队的主导权,鸢堡采取了许多措施,包括赶走朱蒂夫人,屯兵野柳城;抽走索林姆家族的见习骑士,扶持契布曼家族入主铜城。八年之内,索林姆老侯爵不能晋升黄金骑士,没有回归岗比斯,鸢堡将设法置换契布曼家族的领地。

  这一切都是背着维克多做的,西尔维娅为了提升家族血脉,选择隐忍。但托佛文和戈隆都没想到,维克多晋升的如此之快。鸢堡还需要再等5年的时间,才能把契布曼家族送入铜城,实现对王国南境局势的掌控。维克多晋升传奇阶,契布曼家族离兰德尔殿下太近,离鸢堡太远,做出什么样的选择都不奇怪。除非,兰德尔殿下完全支持王族后族的政治联姻构想。

  这次会晤其实是鸢堡对人马丘陵下一代守护者的一次试探。

  听了维克多的话语,托佛文和戈隆都意识到兰德尔殿下看穿了问题的本质,情感怀柔的谈判策略已经失效。

  戈隆侯爵接口说道:“殿下都说奥古斯特占据了优势,如果我们有魔药配方,怎么可能不拿出来彰显诚意?”

  维克多挑了下眉毛,目光转向老巫师。

  托佛文摇头苦笑,慢慢说道:“兰德尔殿下,我连具现巫术符文的能力都没有,按照巫术改变现实的标准来衡量,我甚至称不上是一位巫师,那里有什么魔药配方?”缓了缓,抬高音量,继续说道:“神选者制作魔药的方法早已失传,但魔药肯定要能改变现实,才可以称为魔药,比如,让喝下魔药的人变成怪物。教会的龙脉药剂是最接近魔药的药剂,可它也需要配合神术才能恢复一个人完全破碎的肌肉和骨骼。”

  “我的巫术天赋仅仅是探查人类的血脉变化、了解药物药性,属于最没用的巫师。我经过长时间的学习和反复试验才掌握了培育骑士血脉的方法。每个骑士的血脉都有差异,这需要我长期跟踪他的血脉变化,不断调整药剂配方,才能确保他晋升白银阶。为了培育月精灵血脉,耗费了我整整16年……你认为以我现在的寿命,我有精力再培养白银骑士?我培育骑士的血脉能力无法复制,等我死了,鸢堡和人马丘陵怎么会不平衡?另外,约克家族难道没有巫师?就算现在没有,将来的岗比斯后族也不会有巫师吗?”

  维克多点点头,说道:“托佛文大师,鸢堡有没有魔药配方请让我来判断,您只要和我聊一聊人类血脉的知识。”

  托佛文思考片刻,颔首说道:“那就谈谈我对人类血脉的认识……在我的眼中,人类血脉有很强的包容性,可以容纳精灵、蛮族,甚至豺狼人和食人魔……”

  “等等,等等!”

  维克多悚然一惊,抬手叫住老巫师,小心翼翼地问道:“大师,人类血脉容纳精灵和蛮族的血脉有现实依据,可容纳豺狼人和食人魔未免太吓人了吧?”

  托佛文摇头笑道:“我说的容纳不是生殖,而是人类血脉自带许多怪物血脉的特征,它们平时隐藏起来,需要通过药剂进行短暂激活。狂暴药剂就是先自伤,再激发强大力量,和食人魔的狂暴原理完全相同;沸血药剂的效果和豺狼人的嗜血也相同。这些足以说明,人类血脉包容着许多血脉天赋。”

  维克多的眼睛闪烁了一下,点点头,说道:“托佛文大师,您请继续。”

  “因为包容性,人类血脉复杂多变。”老巫师继续说道:“我看到人类血脉有数百种变化,承载虚空元素是其中的一种血脉变化,也就是骑士血脉。”

  “人类血脉复杂多变,所以它有很强的可塑性。塑造的原则是,一种纯化,其他蛰伏。高阶骑士通过虚空元素纯化血脉,而我通过药剂纯化骑士和月精灵的血脉。”

  戈隆侯爵接口解释道:“维克多,黄金骑士纯化骑士血脉,并传递给自己的儿女,经过四、五代的繁衍,他的后代开始苏醒血脉中的驳杂部分。托佛文大师就是用药剂让驳杂血脉继续蛰伏,纯化骑士血脉。所以这几十年,奥古斯特涌现出许多高阶骑士。”

  托佛文点点头,继续说道:“纯化蛰伏的塑造原则揭示了人类血脉的稳定性,就像盆里的水,一边高,另一边就低,但终究装在一个盆里。人类血脉再怎么调整变化,还是个人类……月精灵血脉是特例,剑圣德拉文最后就变成了一个精灵。所以我相信,让月精灵血脉从蛰伏的人类血脉中汲取力量,就能培养出一个太阳精灵。”

  “不过,人类血脉复杂多变,太阳精灵的血脉也未必单一,显然你就走上了不同于德拉文的道路。”

  “血脉有数百种变化,纯化一种,让其余的数百种蛰伏,我怎么可能用一个魔药配方做到如此复杂的控制?事实上,我不断地调整药剂配方,才使得血脉纯化和蛰伏。”

  托佛文抬起头,扫了眼维克多,笑容戏谑的问道:“殿下也能看到血脉?不知道,在你的眼中,血脉是什么样子?”

  维克多想了想,如实说道:“我看到的是两种不同的颜色,红色和暗金色。”

  “呵呵……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