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9章 各自的领域(1/2)
超凡贵族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二天上午,平湖镇。

  数千名工匠顶着火辣辣的阳光,在大教堂工地上挥汗如雨。身穿白色细亚麻高阶教士长袍的戴恩站在临时搭建的高台上,看着雄伟渐显的兰德尔大教堂和蚁附其中的信徒工匠,嘴角忍不住地向上翘起,露出满意又期待的笑容。

  三年前,他陪同兰德尔殿下出访纳维尔王国的时候,兰德尔大教堂刚刚开始修建地上部分的建筑群。等他们回来,大教堂已初具规模,灰岩构造的底层框架拔地而起,工匠们开始用青砖垒砌中上层的部分,照这个速度,再有两年,兰德尔大教堂的主体部分就可以竣工了,剩下的仅是雕琢美化的工作。

  对于侍奉光辉之主的神职者而言,看着瑰丽雄奇的兰德尔大教堂一天天的变成现实,本身就会有巨大的成就感和满足感。不仅米勒神父喜欢每天在工地上溜达几圈,修道院的卡丽娜修女和通识学校的传教牧师凯伊有事没事也往大教堂工地里钻。戴恩才会不让这些兄弟姐妹瞎提意见,他把巡视工地,监督大教堂修建进度,当成每天例行的工作。

  其实,这是驻守神父才有的权力,兰德尔领包括戴恩在内的所有神职者都应该服从米勒的调遣。但实际上,神职者们都以戴恩为马首是瞻。他能够把持兰德尔领的教务,除了自身的能力和背景,以及高阶牧师的身份,同兰德尔殿下的良好关系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当然,米勒神父基本上不怎么过问兰德尔领的教务,让戴恩省去了许多麻烦。

  兰德尔领的低阶神职者们对米勒多少有些轻视,认为他的能力不足以打理近二十万信徒的教务工作,认为他能有今天的地位,是至高主的恩宠,早早地就结识了兰德尔殿。

  戴恩不这样想,他获得神术权限越高,对米勒神父就越发敬畏,偶尔还会幻想自己有朝一日能达到米勒神父的层次。

  兰德尔殿下不也开始退居幕后了吗?对于顶级的超凡者而言,权力仅是手中的工具,拿得起,也能放得下,绝不可以束缚自由的意志。在这一点上,依托凡人信仰之力的神职者比高阶骑士差得太远,整个教会恐怕只有米勒和图尔南斯可以不为权势所累。

  克莱门特告诉戴恩,如米勒这样的顶级神眷者类似至高主的耳目,负责监视、修复,魔鬼对人类国度的潜在影响,他们的力量来自于至高主本身,无需圣力池的权限。某种意义上,教会苦心经营的传教体系,也在为他们服务。

  旁边的一名圣武士突然指着一辆缓缓驶来的马车,开口提醒道:“戴恩大人,您看那边。”

  那是一辆普普通通的双轮马车,适合在城内行驶,外表没有任何标识,但戴恩认识车夫和随从,他们都是兰德尔殿下的亲卫。

  “我一个人过去看看。”戴恩心中一动,和圣武士交代了一句,独自踱下高台。

  走到马车边上,向雷诺和夏克点点头,戴恩隔着车帘,对里面的人笑道:“维克多,不出来聊聊吗?”

  车厢里传出维克多的有气无力的抱怨:“这么热的天气,我戴兜帽被人当成傻子,不戴兜帽又被人围观,还评头论足……反正我不下车。车子太小,也坐不了两个人。我的朋友,委屈你站在外面和我聊天了……哈哈。”

  戴恩摇头晃脑,啧啧有声的反击道:“我不嫌热……我想去那就去那,也不用戴兜帽,也不会有女人对我评头论足,就算有,也没关系,反正我听不到。”

  骑士的美貌有时候也是麻烦,对于普通民众而言,美貌的贵族就像明星一样,走到哪里都会引来一大帮人围观。超凡骑士能够共鸣虚空元素,弱化自身的存在感,维克多没有这个本事,偏偏他的耳朵还特别灵敏,民众的窃窃私语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当然,被人看一看也无所谓,可是维克多每次在平湖镇现身,附近的交通状况都会出现问题,甚至整条街区的运转也受到影响。莉莉娅强烈要求他没事不要在平湖镇四处闲逛。

  自己建造的城市,自己不能逛,维克多郁闷地无言以对。

  戴恩在车外哈哈大笑,却听到维克多问:“平湖镇的旅舍、酒馆、赌场这样热闹的地方,你能去吗?哦,你是可以去的,去了之后,里面的人一个个的全溜走了。”

  高阶牧师得意洋洋的笑声戛然而止,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十分精彩,旋即又摇头失笑,问道:“殿下,大驾光临,有什么事吗?”

  “我是来找米勒老头的。”维克多回答道。

  “……米勒神父。”戴恩敛起笑容,皱眉说道:“他刚刚才走,说是外出采集蓝芯草,可能要在野外住几天。”顿了顿,试探问道:“殿下找米勒神父有事吗?”

  现在是采摘蓝芯草季节,可是兰德尔领有18万人,那里需要米勒神父亲自去野外采集草药?这是故意躲避我……维克多暗自嘀咕了一声,随意地说道:

  “我一个关于自身血脉天赋的问题想请教米勒神父。”

  戴恩对米勒神父肃然起敬,并感到自豪和欣喜。西尔维娅身为神灵骑士却无法替自己的情人指明道路,而米勒神父却能帮助到他。在世俗的殿下当中,维克多显然与教会的关系更加亲近。他乘机说道:

  “维克多,你有没有听说,金水城近期准备发布命令,禁止封臣家庭的幼年儿女去通识学校学习?”

  维克多拉开车帘,打量了戴恩,微笑问道:“我想知道,如果通识学校和职业学校的幼童当中出现巫师,教会打算怎么处理?”

  戴恩毫不犹豫地说道:“当然是净化掉。”

  维克多优雅的笑容变得玩味,挑了下眉毛,问道:“在什么地方净化?什么时候净化?是这里?还是押送回裁判所总部?”

  “……这个。”戴恩的表情略显僵硬,委婉解释道:“一般来说,成年人巫师太危险,应当就地净化。幼年巫师秘密押送回裁判所净化……毕竟,当众净化小巫师的影响不太好。”

  “原来是这样。”维克多睨了他一眼,收回目光,自顾自地说道:“兰德尔领有不少其他家族的密探,他们遵守这里的规矩,我把他们当子民看待。可他们要是危害到兰德尔家族,我只能让他们失踪。”

  戴恩叹了口气,颔首道:“教会不干涉领主的治权。”

  维克多脸上浮现笑容,说:“我会在人马丘陵推动通识学校的建设,争取每一个佃户子女都能入学。封臣不愿意把子女交给通识学校抚育,我也没有办法。”

  戴恩在胸前虚画圣徽,颂道:“愿殿下沐浴至高主的荣光。”

  与戴恩初步达成共识,维克多掉转车头,驶向平湖镇外。

  三个小时以后,在兰德尔领东北侧的一处丘陵谷地,他见到了正躺在草窝里睡午觉的米勒神父。

  维克多走上前,笑嘻嘻地招呼道:“喂,老家伙,你睡在这里不怕被野兽叼走吗?”

  老牧师睁开眼睛,瞄见他,又转过身体,咕哝道:“我躲在这里,你都能找的到?”

  “只要是我熟悉的人,他留下的痕迹不超过三天,彼此相距不超过200公里,我总能找到他……这叫追踪直觉。”维克多蹲下身体,从米勒身边拿起空空荡荡的背篓,嘲笑道:“你大老远的从平湖镇跑到野外,连一根蓝芯草都没采着,还不如半大的小子。”

  “你懂什么?我……我是带教堂侍从出来学习辨识草药,他们都在附近采集蓝芯草。”老牧师一骨碌地爬起来,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