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5章 应对(1/2)
超凡贵族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一名农夫拘谨地坐在角落里,他40岁的年纪,乱糟糟的头发,黑红的脸庞,身材高大却有些佝偻。身上灰色的粗亚麻短褂打着补丁,闻起来还有股酸臭味。

  巴罗尔没有露出嫌弃的表情,他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心中暗暗兴奋。

  巴罗尔到了维克多领已经3个月了,为了获得维克多的重用,他试图帮助领主大人把那些潜伏在营地里的同行挖出来。但他的对手并非等闲之辈,巴罗尔忙活了一个月,一无所获。最后,还是在维克多指认下,巴罗尔才将几个密探给楸了出了。

  随后,他就被维克多踢到一处秘密营地,负责教导十几个小狼崽子。对于领主的安排,巴罗尔内心很不服气,这次考验他并没有表现出真实的水平。巴罗尔认为,自己糟糕的表现是因为他没有权限出入山丘营地,也没有人手帮衬,但巴罗尔无法拒绝领主大人的安排。其实,只要是干密探相关的工作,巴罗尔都无所谓。几十年的密探生涯,已经成了他人生的意义所在。在巴罗尔看来就是训练这些小密探,也比当鬣狗更有意义,至少这些孩子能继承他的事业。

  就子他悉心教导小密探的时候,巴罗尔接到了一个命令,维克多大人,要他去自由民营地甄别新加入的成员。这是个让巴罗尔重回一线的机会,所以他要抓住这次机会,好好表现。

  巴罗尔对眼前的这个男人和蔼地笑道:“你不用紧张,我们随便聊聊。”

  也许是感受到巴罗尔的亲切的态度,这名男子放松了下来,接着真的是一场轻松的闲聊。

  闲聊中,这名男子惊喜地发现,巴罗尔和他一样是来自东部行省。同乡的情谊拉近了彼此的关系。他们聊了原来的故乡,自己的家人,那一场可怕的战争,迁徙的艰辛,甚至,还有一些关于东部行省贵族老爷的八卦,这个名为汉斯的男人还得意地纠正了巴罗尔几个错误的地方,比如,他把东部行省两个男爵夫人的名字搞颠倒了。

  巴罗尔已经确定这个汉斯并不是密探,但他隐隐觉得这里面有问题。

  “你为什么要带着老婆孩子,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讨生活?”

  巴罗尔陡然锐利的目光,让汉斯吓了一跳,他呐呐地说道:“我听说领主老爷这里缺人,而且,只要给领主老爷白干活,就可以加入工分制,然后能成为封臣。”

  巴罗尔的瞳孔微微一缩,工分制他很清楚。正是这个制度让领主大人麾下的子民拧成一股绳,迸发出巨大的工作热情,即便是再艰苦他们也甘之如饴。巴罗尔认为这是个天才的设计,而设计工分制的维克多大人是个掌控人心的高手。但这些几百公里以外的自由民,怎么会这么了解工分制?

  带着这个疑问,巴罗尔又详细询问了其他甄别的对象,所有的结果都指向了一件事,有人在自由民中宣传维克多领的工分制度!

  当巴罗尔询问完第二十一个自由民以后,他对一边的护卫说道:“我要立刻见维克多大人!”

  与此同时,上层营地的禁区,维克多正沉浸在无比的喜悦中。

  维克多仔细摩挲着手中的瑟银重弩。重弩通体银色,泛着幽幽的青光,看起极具美感。仅从外观上看,重弩的弩弓,弩臂,弩弦,都是用金属打造的。其实不然,这把重弩所有的部件都不是纯粹的金属,除了弩弦之外,其他的部件都是用青胶木渗入瑟银而制成。所以,瑟银重弩比军用重弩要轻的多,军用重弩的弩弓是用一种极具弹性的百锻钢制作的。

  维克多用绞盘尝试将弩弦填上凹槽,他使出全部的力气也只能拉开一半。维克多没有沮丧,反而感到欣喜。

  军用重弩的威力巨大,号称可以威胁到骑士,关键就在弩弦上。一般的军用重弩选择沼泽龙蜥尾巴上的筋腱来制作弩弦。维克多没有这种材料,这把瑟银重弩的弦是用凶暴熊的筋腱渗入秘银而成的,其坚韧程度远超普通的弩弦。因此,它的威力也水涨船高。

  “布索,剩下的的筋腱还能做几把这样的瑟银重弩?”维克多向布索问道。

  布索思索了一下,答道:“大人,应该还可以制造3把,但我们的瑟银不够了。”

  维克多满意地点点头,瑟银确实有化腐朽为神奇的作用,军用重弩的弩弓都是选择工艺复杂的百锻钢,只有这样的金属材料才能承受重弩的力量。而瑟银融入青胶木以后,其弹性和韧性远超百锻钢,完全可以用于重弩的弩弓。另外,瑟银融入普通的牛筋以后,就算比不上龙蜥尾筋也差不了多少。只是,维克多要求布索制造能够洞穿30点体魄的弩弓,布索这才选择用凶暴熊的腿筋制造了这把瑟银重弩。

  维克多相信,只有自己占据有利地形,手持这样的瑟银重弩,在四百米内,可以射杀任何食人魔。但瑟银重弩的缺陷就是上弦太慢,如果食人魔成群来袭的话,一把重弩是抵挡不住的。所以,维克多需要更多的瑟银重弩供他使用。现在营地中已经有了三把瑟银重弩,但这种秘密武器绝不会嫌多。

  其实,维克多需要防备的还有契布曼家的骑士。相比体型巨大的食人魔,骑士要灵敏的多,普通的射手就是手持重弩,也无法跟上骑士的速度,而且骑士还可以使用盾牌。但骑士要是遇到维克多这样的超凡射手,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要是真的有骑士攻打我的营地,我是先射大腿呢,还是先射大腿呢?维克多在思索这个问题,契布曼家的那一箭之辱,他可没有忘记。

  外面的钟声打断了维克多的幻想,刚刚走出禁区,维克多就看到表情严肃的纳尔森和莉莉娅,以及巴罗尔。

  维克多皱眉问道:“怎么?发现密探了吗?”

  纳尔森和莉莉娅看向了巴罗尔,巴罗尔上前一步沉声说道:“密探还没有发现,但发现了一个针对大人的阴谋。”

  巴罗尔将他发现的情况向维克多叙述了一遍,最后说道:“我调查了21个自由民,他们都表示是听了工分制的传言才跑过来的。这说明,有人在背后策划了这一切,但还不知道具体是谁?他们有什么样的目的?”

  莉莉娅接着说道:“维克多,目前流落到我们领地的自由民超过了100多人,我已经问过了,所有人都是冲着我们的工分制而来。”

  维克多面色严峻地看向纳尔森,问道:“最近这两天还有人来吗?”

  纳尔森点了点头:“天天有人来,少的几个人,多的十几个人。”

  维克多的心直往下沉,他想到了一个词:群体事件。

  “我们遇到大麻烦了!召集所有的村长,到我的办公室来见我!”

  很快,维克多领的中层齐聚一堂,他们已经听说了事情的大概,个个面色凝重,让办公室的气氛也沉闷了起来。

  维克多敲了敲桌子,说道:“事情你们已经听说了,有人在自由民中散播流
为您推荐